杨幂《宝贝儿》票房不足3000万,明星"流量"为何不能转化为票房?

您所在位置 >> 首页 > 广东之窗 > 娱乐 > 正文
2018-10-24 17:17:28 本网资讯 评论 字号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

  文 | 周锐

  “所有命运的馈赠,早已暗中标好了价码。”人们习惯用这句话来感叹那些让人唏嘘的过失或者得不偿失的遗憾故事,就像他们现在用这句话来形容杨幂和她主演的文艺电影《宝贝儿》。——站在粉丝流量顶端的女明星,在一部小成本电影里不计形象、破格演出,最终换来电影豆瓣5.7的评分和不足3000万的票房,彼时流量场上淋漓的荣光,全数化成转型路途中的种种劫难,得失之间,仿佛一场明码实价的买卖交易。

杨幂《宝贝儿》票房不足3000万,明星流量为何不能转化为票房?

  对于多数明星而言,这场交易无法逃离。李易峰凭借《古剑奇谭》成为一线流量小生,最终耗时八个月投入《动物世界》试图打破事业瓶颈;张艺兴背负着“归国四子”的名号,在《一出好戏》里吃生鱼、泡海水才换得了电影市场的正眼相看;范冰冰是舆论场里无往不利的话题女王,但真正延续她生命力的是她洗尽铅华出演的《我不是潘金莲》……

  当明星在一定舒适区拥有了相当的关注与资源,触达了瓶颈,转型就成为一个不可避免的课题。多数在粉丝市场如鱼得水的明星都会选择打破“娱乐明星”的单项标签,在其他市场上磨练一番,争取获得在“实力”与“流量”两个领域自由游走的资格,但这个过程并不容易,幸存者总是给后来者无限希望,但是偏差中消失的人是无法发声的。

  杨幂与《宝贝儿》或许就是那个发出声音的“不幸者”,它们给了娱乐产业一个清醒的提示:电影市场上,明星流量与票房置换能力并不对等,明星身上的标签也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撕下的。

  《宝贝儿》票房、口碑双失利,电影市场没有“流量”

  猫眼数据显示,截止写稿时间,《宝贝儿》累计票房2322万,排片占比仅为8.8%,豆瓣评分5.7份,猫眼评分5.4分,票房、口碑双失利。这种现象若是放置在一般文艺电影上,公众早已司空见惯,但是杨幂出现在电影的主演名单上,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宝贝儿》不再是单纯的现实题材文艺电影,它背后有了其他含义。电影市场上,《宝贝儿》的文艺片属性已经不是重点,有了杨幂,它虽然披着文艺片的外壳,但实质上包藏着的是票房野心;舆论市场上,《宝贝儿》的电影属性都被消弭,它代表着杨幂演艺事业的一次转型,流量明星试图调转发展轨迹,锤炼演技。

杨幂《宝贝儿》票房不足3000万,明星流量为何不能转化为票房?

  (杨幂)

  杨幂与《宝贝儿》的惨淡现状意味着娱乐明星在票房市场与事业转型上的双重失败,而公众总是习惯于在失败者的故事里探寻原因,试图找到市场运行的规则。

  从电影市场上来看,《宝贝儿》的票房失利有迹可循。电影在国庆档之后上映,遭逢了今年票房市场最冷淡的时期。国庆档档期票房21.7亿,同比下跌20%,《无双》《影》《李茶的姑妈》等大片尚且没能掀起票房市场的热度,《宝贝儿》这类票房体量较小的现实题材文艺电影更是无法驱散电影市场的凉意。

  但或许最开始,票房市场曾经对杨幂寄予过希望,院线方期许通过杨幂的明星流量能为电影市场注入新血。这一方面是基于杨幂此前的电影票房成绩,纵观杨幂的电影目录,《小时代》系列电影虽然口碑不佳,但是累计票房达到17.9亿,主演的《分手大师》6.65亿,《何以笙箫默》《逆势营救》《我是证人》《绣春刀2》等电影也均在2、3亿票房,成绩达到商业电影的及格线。

杨幂《宝贝儿》票房不足3000万,明星流量为何不能转化为票房?

  另一方面,或许是由于电影市场的性质。电影票房本就带着一点赛马式的机会主义,杨幂主演的电影虽然口碑不一,但一旦《宝贝儿》能够完成票房收割,那么市场将迎来一笔意外之喜,更何况与《宝贝儿》同期上映电影热度均不如它。

  这就让电影市场给了《宝贝儿》相当可观的票房空间,电影首日排片达到23%,但事与愿违,《宝贝儿》票房曲线迅速下滑,猫眼预测其最终票房尚未超过3000万。

杨幂《宝贝儿》票房不足3000万,明星流量为何不能转化为票房?

  从观众市场而言,《宝贝儿》文艺电影的内容题材与杨幂流量明星的粉丝族群存在分裂。从文艺片观看群体出发,文艺片爱好者对流量明星、热门题材有严格的筛选机制,能获得大众市场与文艺片市场双向认可的明星少之又少,可以预测,文艺电影的观众群体不会主动选择杨幂这类娱乐明星的电影观看,甚至“杨幂在文艺电影中的出现”对文艺片受众而言是一个减分项。

  而另一方面,杨幂的粉丝族群与文艺电影市场也有着相当的距离。杨幂通过古装偶像剧《宫》大火,随后在互联网上以“自黑”建立人设,完成圈粉,此后以仙侠剧《三生三生十里桃花》、大女主戏《扶摇》等巩固人气,她的粉丝多为熟悉网络流行文化、快消内容的年轻族群。比起文艺电影,粉丝群体更去趋向于商业电影。《宝贝儿》的现实题材与文艺表达不在其粉丝群体的涉猎范围之内,电影没能激粉丝群体的票房贡献能力。

  流量不等于票房,谁能搭上电影市场的“直通车”?

  《宝贝儿》的票房失利让公众再一次意识到,电影票房并不会为“流量”买账。

  这样的案例并不少,2016年聚集了范冰冰、吴亦凡、陈伟霆、杨幂等流量明星的IP电影《爵迹》票房仅3.82亿,惨遭滑铁卢;2017年杨洋、刘亦菲主演的电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口碑扑街,光线传媒为其保底金额达到8亿,而该电影票房停摆在5.35亿;今年流量小生吴磊主演的《阿修罗》,投资成本传闻达到7.5亿,上映三天后紧急撤档停映,票房不足5000万;而陈伟霆、林允主演的《战神纪》几乎以“一日游”的姿态出现在电影市场,票房仅达3806万。

杨幂《宝贝儿》票房不足3000万,明星流量为何不能转化为票房?

相关资讯:


版权声明:
1.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推荐
娱乐
体育

广东快讯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商务合作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 ICP备案号:13067700号 QQ咨询:1551752977
© 广东之窗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广东之窗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书面授权。